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无图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重生之激荡年华 皇家雇佣猫

第580章 失落

    现在是夏天,她又是个学舞的人,穿的清凉时尚是什么画面是可以想象的,然而她却来真的,说是不行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温晓光先把她送到家里,啪嗒,现在大门一关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请记住,到了这种时候,女孩子即便还有些气,但基本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无非就是要有个台阶下,或者干脆强势一些突破她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即便没成功,抱一抱那还能手疼么?

    温晓光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干的,反正何雅婷苗条,也很轻,上去就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你要对我耍流氓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温晓光叹了声息,“就是好久没有抱你了,所以抱抱你,一会儿我还得去公司呢,陈北病倒,我也不在,还让下面的人活不?”

    这说的她既有些温暖,还有些难过他又将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直都这样,我总是在这个家里等你,却不知道你真的是在工作,还是去陪了别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温晓光用手掌揉了揉她的脸,“我知道,你受委屈了。也一直很懂事,忍着那些委屈顾全大局尽量不和我闹,这些我都知道。所以我不愿意放你走,我要给你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何雅婷哭了,是过去的委屈爆发,是这段日子的煎熬诉出,是一点感动,也有一点无力。

    温晓光吻了她。她没有拒绝,也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公司吧,肯定很多人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再走。”

    何雅婷小嘴一撅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温晓光略微有些伤心,“那……好吧,我会尽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诶?

    姑娘看他这样的神情,暗自跺了跺脚,我不亲你,你还可以亲我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公司之后,张一名就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“陈总怎么样?没什么大事吧?”他推开门之后首先问这个。

    “过度劳累,有些胃出血。”温晓光的脸上一点儿也看不出处理过私事的痕迹,用半真半假的语气对这年轻人说:“老陈的身体差,而且我觉得他快结婚了。这两样事情加在一起使得他很难在再向以前一样拼命了,而且他也没什么经济压力,媳妇儿是个富婆也不会愿意让他这样奔忙,总而言之,X事业部以后你要多上上心。”

    张同志一听这怎么有点委以大任的意思,对于陈北的担心归担心,却也不影响他心中涌出喜意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都是陈总和我们一起努力才有了X事业部的第一个产品。”

    这是话术,温晓光听听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为公司做过贡献的每一个人公司都记得住,陈北为之付出了健康的代价,我不会让他白白付出,X事业部总裁的位置还是他的,我不会立即换掉他,趁这段时间你也可以试试看自己能不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。”他立即表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那暂时就由你代行一下陈北的职权,任何事可以不通过任何人直接向我汇报,你过去当过CEO,应该知道领袖的气质会影响一个团队,我希望你能给这个事业部带去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有些内敛,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这个事业部由他来做主的话,他倒是的确想做些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温总,说到这个我确实有些想法,既然基于数据挖掘的用户模型已经建立,那么它就不仅仅可以应用在新闻阅读领域。”

    温晓光换了个姿势,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,“现在人除了看新闻,还看很多其他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比如搞笑囧途,每日一笑,每日必读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搞笑的?”

    “哎,对。”

    那不就是内涵段子嘛?

    温晓光脑海中浮现出这个东西,虽然最后是被迫下架了,但一段时间内也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来说,个体的人成长都是有轨迹的,不把这个东西做坏,下一个产品就没有教训可以学。

    甚至于,如果坚持否决他的意见,却说不出什么靠谱的理由,很容易会让人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转笔的间隙他稍稍思考一番,随后笑着夸赞:“我找对人了。X事业部的本意就是要发挥创新性,也就是你刚来的时候说的,大公司创新不足要独立开。你的想法我不敢说完全成功,但至少可以尝试,我给这个空间让你们去发挥,所以没问题,你说的,我支持!”

    张同学心中一喜,这段日子,他和温晓光的关系应该是处于绝对蜜月期。

    温晓光因为特殊的理由相信他。

    而他则很满意于这样的配合,失败了有人兜底,成功了一样功成名就,而且工作的自由度也高。

    只不过陈北有些可惜,他已经不适合再待在这种需要冲劲的部门了,否则迟早还要再进医院。

    到傍晚时,他悠悠转醒,身上一些地方还传来同感,入眼是高级病房的全白,还有身边坐在沙发上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什么时候来北金的?”

    “嗯?你醒了?”褚秋晨本来倚靠着,急忙站起身来,“感觉怎么样?饿不饿?要不要吃点东西?你现在也没什么能吃的,需要的话就喝点粥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忙了,我没什么胃口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褚秋晨解释:“听晓光说,你在开会的时候晕倒了,到现在差不多睡了十个多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有点长,他大概好久没睡过这么饱的觉了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了,他叫你安心养病,公司有他呢。”

    陈北难言开心,脸色苍白也没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心思?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一趟厕所吧,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那个心思,褚秋晨大概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正是收获果实的时候,结果自己先撑不住了,换谁谁也不会甘心的,她能理解却不能接受,因为她不想哪一次再和他于医院重逢。

    “晓光是个讲究人,你做了什么,他都看得到,你现在生了病,这可以慢慢养,但不要留下心病。”

    陈北难掩失望,“为了这个项目我奋斗了差不多一年,去年从美国回来就为了此事在准备,没想到发布了,我却只能在医院里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这与钱无关,更多的是失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晓光,他亏待过谁?我是对自己有些失望。我的事业说失败好像也不算,以钱来论,我赚了不少,毕竟遇到了晓光。可要说成功,作为一个IT人,我每一个项目好像都没能跟住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些并不影响,你是一个开发过优客、开发过微信、开发过今日头条的优秀产品经理。我是外行,我也是商人,你要我看是不是成功,很简单,你赚了那么多钱,这就是成功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就会发现一个知性成熟的女人的好。

    陈北挤出一点笑容,“谢谢你的安慰,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你不要去想那些工作了,你从零开始,奋斗到今天完全可以不必再为自己的生存而担心,这已经很了不起了。但你要为你的生活而担心。不年轻了,咱就别僵着了,再拖下去,就算你身体还行,那我也快要绝经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女流氓式的语言。

    陈北无力的瞥了她一眼,“刚夸你会安慰人,这说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,你不明白吗?结婚啊,让我来照顾你,答应不答应?”褚秋晨补充,“你不必再担心我爸,他那个人,也看的肤浅,你是温晓光团队人员,他不会阻拦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这男人就是不如她这个女人干脆。

    褚秋晨起身去拉上窗帘,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虽说这是单人病房,但毕竟是医院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褚秋晨切了一声,“慌什么,你胃不好,又不是肾不好。”